「油炸鬼」披繽紛糖衣 一口甜慰藉抗疫疲勞

【明報專訊】在漫長的抗疫時期,用一口甜來犒賞自己,特別有安慰心靈的作用。外賣甜品固然有助維持社交距離,但正當疫情放緩一些,有些甜點,還是值得親自走一趟。像近期落戶尖沙嘴的churro專門店,帶來「西班牙油炸鬼」外脆內軟的正宗滋味,那口熱辣和鬆脆,只可現場獨享。而置地廣場那專賣法式傳統甜點蛋白餅的期間限定店,那一口蛋白脆皮,吹彈可破,若不即買即吃,運送時需要小心輕放。

「油炸鬼」披繽紛糖衣 一口甜慰藉抗疫疲勞
不同口味Hazel Lah(中,$38)塗上濃郁榛子醬,再撒一把香烤榛子碎,是熱門之選;Crunchy Matcha(左,$38)淡淡抹茶糖衣灑上彩虹糖,適合嗜甜人士;搶眼的Cookie Monster(右,$58)是朱古力糖衣churro,配以澆上朱古力醬的雪糕、可可球和曲奇,一次嘗盡多種層次。(林若勤攝)

談到油炸食品,港人摯愛非油炸鬼莫屬,西班牙人呢?當地人愛吃一種名叫churro的油炸品,翻譯過來就是「油條」之意,因此churro又有西班牙油炸鬼的稱號。傳統churro為長條形,炸得外層酥脆、內層軟嫩,質感比港式油炸鬼充盈厚身。鋸齒狀的表面,還會蘸上肉桂粉或朱古力醬,香甜滋味瀰漫西班牙大街小巷,以至受西班牙文化影響的南美和墨西哥一帶。至於香港,終於可在尖沙嘴開業不久的Twist & Buckle嘗到正宗churro滋味。小店位於漆咸道,藍綠色牆身,透明櫃裏七彩繽紛的配料,還有店員現場將churro又拉又炸的功架,未食已經先讓人心花怒放。

「油炸鬼」披繽紛糖衣 一口甜慰藉抗疫疲勞
比起傳統長條形,水滴形在油鍋中佔位較多,同一時間最多只可炸8條,但與別不同的形狀,當然更受IG世代歡迎。(林若勤攝)

從地球的另一端來到香港,churro起初有點「水土不服」。來自阿根廷、不願透露姓名的創辦人M說:「香港的潮濕天氣特性是我們最大的挑戰。」他並非製作churro新手,10歲起就跟媽媽和祖母學做churro。來到香港創業,他決定轉為使用西班牙傳統食譜,「鹽、麵粉、水,西班牙churro只需這3種成分,不需蛋、奶或牛油」。材料簡單如此,成品依然優質,關鍵在於他用上來自西班牙專門製作churro的麵粉,含高蛋白質,也夠乾爽。至於潮濕問題,他花了整整5天試食譜,才得出滿意成品,「簡單來說,就是下少些水,少些鹽,多攙麵粉」。

「油炸鬼」披繽紛糖衣 一口甜慰藉抗疫疲勞
Churro需用攝氏200度油溫炸2分鐘,其間高溫油會產生刺眼氣體,記者不禁涕淚交纏,但店主M仍一派悠然自得。(林若勤攝)

水滴形與別不同 IG呃like

作為香港人,相信你也吃過帶油膉味的油炸鬼吧?如果材料不新鮮,用「千年油」,油器味道必定大打折扣,churro亦然。M先生堅持每天一開店就先製作churro麵糰,味道才夠新鮮。搓好麵糰,將之靜置2小時後,便可放進專為製作churro而設的機器。他將麵糰擠出長條狀,再將之繞成水滴形,投進油鍋,旋即用夾子輕輕撐?水滴內圍,確保麵糰成形,他在濃濃油煙中笑說:「現在是Instagram世代,如果是長條形,不就與其他店舖一樣嗎?」炸個不多不少的2分鐘,麵糰膨脹,漸變金黃,拿出稍稍擱涼,灑上糖粉。入口時極為酥脆,仍帶餘溫,十分香口。

「油炸鬼」披繽紛糖衣 一口甜慰藉抗疫疲勞
經典原味($25)可加$5配焦糖牛奶醬(後左起)、士多啤梨醬、朱古力醬或煉奶醬。其中焦糖牛奶醬同樣充滿南美特色,由店家自製,香濃滑溜,值得一試。(林若勤攝)

經典原味減肉桂 迎合港人口味

Churro的經典原味,只蘸肉桂糖,味道簡單原始,但足以迷倒全球粉絲。而M更花了心思,知道港人未必愛吃味道太濃郁的肉桂味,便將肉桂和糖的比例減至2比8。若追求更多層次,Hazel Lah是熱門之選,churro塗上濃郁榛子醬,再撒一把香烤榛子碎,口感和滋味都更上一層樓。再貪心一點,不妨點杯churro和雪糕兩相依的Cookie Monster或Aloha,前者為朱古力糖衣churro,配澆上朱古力醬的雪糕,再放幾顆可可球和曲奇;後者則是原味churro配芒果粒及熱情果醬,酸甜消暑。

「油炸鬼」披繽紛糖衣 一口甜慰藉抗疫疲勞
塗上蓮蓉,再灑上鹹蛋黃碎的中秋節限定口味Lotus Lover,將外脆內軟的口感和月餅的味道合體,是有趣的味覺體驗。($40,供應期至明天)(林若勤攝)

■Twist & Buckle

地址:尖沙嘴漆咸道南 29至31 號
查詢:[email protected]
文:宋霖鈴
美術:謝偉豪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foodie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