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瓶威士忌 遊戲變商機

【明報專訊】大家開始品飲不久後,必定聽過蒙瓶試酒(blind tasting,或稱盲品)這品酒方式,香港威士忌界有班酒友便將此「發揚光大」,不止當成定期遊戲,更發展成一個組織H.W.A.(Home Whisky Awards),甚至以蒙瓶概念推出選桶威士忌!

今次我約了H.W.A.其中兩位發起人Freeman Ho及Jackson Ho傾偈,介紹他們的遊戲前先利申,我其實也在他們的WhatsApp群組內,大約4年前他們開始相約在朋友家中玩蒙瓶試酒遊戲,出於戲謔英國威士忌雜誌舉辦的世界威士忌競賽World Whiskies Awards(因為他們覺得W.W.A.已淪為分豬肉獎項),取名H.W.A.,現在他們群組總共有20多人,每次大約有8到10人比併。我有事未能參與頭幾次蒙瓶酒聚,然而隨着揀酒「門檻」愈來愈高,我最終只能得個睇字,還沒實質參加過他們的遊戲。他們的蒙瓶遊戲是這樣的:先商議出一個選酒範圍,譬如是艾雷島的威士忌,或是愛爾蘭作品,然後定budget,即每支酒的價值不能低於或超過某個價錢。

H.W.A.發起人 —— Jackson(左)及Freeman(右)由在家裏玩蒙瓶試飲,發展到成為組織,推出自家選桶威士忌。(楊柏賢攝)

蒙瓶遊戲刁鑽 門檻高

由於每次選擇範圍都不同,所以他們愈玩愈刁鑽,譬如2000年以後蒸餾的威士忌、酒精只能在43%或以下的威士忌,甚至有「冷門酒廠single malt」(「冷門」的定義為whiskyfun review少於50款的酒廠)這樣的選酒範圍,有時budget更是「UNLIMITED!」,例如有次只許從Signatory、Cadenhead及G&M等IB(Independent Bottler,獨立裝瓶廠)選酒,便不限預算,結果該期冠軍是一支夢幻級的Port Ellen。這就是我所謂的「高門檻」了。

雖說是遊戲,但他們也講求公平,Jackson介紹了一些玩法細節:「除了蒙瓶外,我們還特別找人斟酒,因為酒樽可能有提示,所以大家一到場便將酒交到斟酒人手上,在廚房斟酒,每次每人斟兩杯,參賽者排列每杯的名次(即分數),自己帶來的那款會在計分時剔走,分數加起來最低的獲勝。」他們還研究如何斟酒更公平,例如找過專業人士幫忙,但也只是「不完美、可接受」,Freeman解釋:「由於玩法是兩杯兩杯那樣品飲,找專業人士來當斟酒人,可能會因應各酒的特性來選擇,試過選風格最相異的兩杯來比,也試過先試風格較輕柔,重口味的放較後位置;這樣做也會影響結果。」最後他們還原基本,以隨機方式品飲。

我很有興趣知道什麼酒能勝出,畢竟這班酒友全都是資深飲家,甚至如Club Qing老闆Aaron、House Welley Bar老闆Eric等業內人士也曾參與。我問會不會味道較濃的雪莉桶「着數」一點,Jackson說也不是每次都是最貴的酒奪魁,但矜貴的雪莉桶確實勝出次數比較多。Freeman則表示:「雪莉桶其實像『雙刃劍』,由於參加者拿來的水準都很高,若有支雪莉桶味道稍有些缺點,就很容易給人放大,獲得的排名會非常低。」


雙層貼紙遮酒標 顧客自行揭曉

有趣的是,H.W.A.慢慢由一班酒友的遊戲,逐漸變成一個組織,他們除了會各自拿出珍藏參加酒展外,還推出「私人選桶」威士忌。去年12月以The Taste of Ignorance為名(下稱Ignorance)推出首支IB,他們強調由選桶到包裝,都是貫徹蒙瓶的風格,跟名字的意思「一無所知」一樣。「我們在試酒選桶時,同樣是『盲飲』狀態,並沒有考慮品牌、年份等資料,反而是追求味道與風格等。」Freeman說。包裝方面,這支Ignorance更是不惜工本,為了有蒙瓶效果,以一張可重貼的黑色貼紙雙層酒標設計,遮着酒廠名字、年份等資訊,讓酒友蒙瓶品飲後,再撕開酒標揭曉答案。

雙層酒標 —— H.W.A.去年第一次推出的選桶威士忌,命為The Taste of Ignorance,最特別之處是可撕開的雙層酒標,突顯蒙瓶概念。(楊柏賢攝)

他們推出的第一支酒早已「開估」,是Inchgower 1989 29yo Bourbon Hogshead,並不是常見的酒廠(果然沒有考慮酒廠),是一支味道輕柔,喝得舒服的作品。第二支Ignorance也剛於5月推出,訪問時我也試過,感覺是典型的高地(Highland)風格,至於答案是否如此,就留待各位自行發掘了。不過,由於第一支好評如潮,第二支已火速售罄,酒友如果想知答案,可以到灣仔威士忌酒吧Casky一探究竟。我問他們:第二支是否反應超出預期?始終售價達2000多元一支IB,還要不知道是什麼酒廠什麼年份,應該令不少人卻步。Jackson表示有少少後悔出得較少貨:「我自己覺得好好飲,但始終試酒時我只呷了一小口,而且也是『盲飲』,所以當時也不敢太自信。」Freeman透露第三支Ignorance也已選好,只是疫情關係,很多手續延誤了,暫時未定推出日期。

好評如潮 —— The Taste of Ignorance第二支剛於5月推出,繼續蒙瓶酒標,由於首支有好評,這一支未正式推出市場已售罄。(楊柏賢攝)

除了推出選桶威士忌,Freeman又以H.W.A.名義搞過蒙瓶試飲活動,他說:「其實我想做一些實驗,但在我們自己H.W.A.的蒙瓶遊戲卻達不到那個效果,因為遊戲中我不能規定玩家帶什麼酒來,但如果是tasting event,我卻可安排酒單,然後做些測試。」上次的蒙瓶試酒主題是「Terroir of Peat」,旨在測試飲家是否分得出艾雷島與其他地區出產泥煤風格威士忌的分別。Freeman選了3支來自艾雷島的威士忌包括Caol Ila(83%)、Port Charlotte(69%)及Lagavulin(59%),3支來自其他地方Talisker(79%)、Highland Park(62%)及Springbank(97%),括號內為命中率,40名參加者總體估中率達75%,Freeman認為香港酒友的品飲水準很高。輕泥煤風格的Springbank差不多全中,不太意外,但很能代表艾雷島風格的Lagavulin卻有逾四成人估錯,令我有點詫異,Freeman解釋因為不想只選擇常規款式,所以揀了支歐洲桶過桶,可能因此令人混淆。

聽了那麼多,大家是否都躍躍欲試?H.W.A.是一班威士忌發燒友,玩法有點刁鑽,至於初入門的想玩蒙瓶試飲,建議可以先找一個區域譬如Speyside或艾雷島的威士忌來品飲,或是「垂直測試」,選定某個牌子的不同年份來嘗試。要估得中,除了運用基本技巧觀色聞香嘗味外,最重要的,還是喝得夠多(大笑)!

Casky

地址:灣仔駱克道 20-24 號金星大廈 地下 1 號舖
查詢:2116 0624


Profile

胡蘇
開威士忌酒吧,到現在淺談威士忌的皮毛,目的,只為交流。


文:胡蘇
編輯:李東阳
電郵:[email protected]